山东经济网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山东经济网论坛 >> 阅读文章
  山东经济网论坛 >>

王振国的“抗癌神话”到底有多神?


来源:半岛网-《中国新闻周刊》2004-12-13出版 总第208期 19~27页    作者:    发布时间:2015-03-20 15:50:55
王振|振国|国的|的“|“抗|抗癌|癌神|神话|话”|”到|到底|底有|有多|多神|神?
 《中国新闻周刊》:王振国的抗癌“神话”(目录)(图)

    十多年来,医学界对”著名治癌专家”王振国的质疑从未间断过。然而人们更多看到的,是这位“自学成才的杰出青年”的事迹,不间断地出现在中央和地方电视台及各大主流媒体上。
    王振国,按他自己所说,用过他的药的癌症患者超过300万,他主编的书和他的网站上说,他发明的抗癌药物临床有效率高达80%以上一一这远远超过世界上任何医疗机构所公布的抗癌有效率数据(放、化疗对癌症有效率为30%左右)。一位癌症治疗专家说,如果这个数据属实,诺贝尔医学和生物学奖早该授予王,全世界也许还应该为他塑造一座与他真人一般大小的金像,供人瞻仰。
    本刊记者采访了众多曾经接受过王振国治疗的病人、曾经对王振国的药物进行实验验证的专家、并与王振国本人面对面交流,对这位抗癌专家有了一个更为客观的认识。
    但这组文章并不只是讲述一个所谓的“抗癌神话”,它更期望引发这样的社会思考:究竟是哪些因素造就了王振国,以及与他类似的中国神医形象,公众又为此付出了什么?  
    2004年6月18日,国家科技部对外布:吉林省通化振国药业有限公司“抗癌新药”研究项目——注射用银甘黄(冻干粉针)的关键技术开发,被列入2004年度“863计划”(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引导项目。
    此前的6月2日,一桩与王振国相关的官司在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被正式受理一一国家一级作家、内蒙古文联副主席杨啸状告振国集团实业有限公司,而该集团公司正是在吉林省通化振国药业有限公司的基础.亡发展而成。
    杨啸诉讼的原因是:他妻子因患乳腺癌去世两个月后,却被振国集团冠以“我们活了”的标题,作为该公司“最新病例展示”。
    此外,杨啸还状告振国集团实业公司和王振国本人“侵犯名誉权和著作权”。
    一个死去的活病例
    2002年,杨啸的妻子乳腺癌术后发生骨转移。10月,杨啸的一个朋友看了电视后告诉杨啸,工振国研制的抗癌药物“天仙系列”有特效。11月,杨啸给王振国写了一封信,清他开一个用药的方案,随后,他们书信来往,杨啸的妻子开始按照王振国的方案用药。
    4个月后,经检查,杨啸妻子的癌变由—处骨转移发展成了两处骨转移。杨啸又写信给工振国告知此情。王振国让其专家组的成员王涛给杨啸回信说,继续用药3个月后再看情况。 
    3个月过去,杨妻的病情更重了。杨啸再次给王振国写信。“我一共给他写了6封信,每封信都足说病情在加重。但那时我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把他当救命稻草了。”杨啸说。在这种情况下,他给下振国写了一首藏头涛,“藏头”的八个字是:“振国集团造福人民”。他的一个书法家朋友将此涛写成横幅、装裱,于7月底由王振国在呼和浩特的代理人宋守宪带给王振国。
    但杨妻的病情还在继续恶化。2003年10月17日,杨啸又写信给王振国:“近日(10月14日)又做了一次B超检查,结果是:肝部多处转移。”王振国的方案是,杨妻除继续服用多种“天仙系列”药外,要注射大剂量的白花蛇舌草注射液,每天5盒(30支)。
    2003年10月26日,杨啸妻子病情更重了。他又给王振国打电话。王振国在电话中说:“晚了1”杨啸回忆说,当时他就有了想法,一直在按照王的方案治,怎么就晚了?此后,王振国建议他再加大用药剂量——比药品说明书上规定的用药量大10倍——这就是王振国所谓的“冲击疗法”。
    “白花蛇舌草的用药量加到每天10盒(60支)。就这样,一直到12月14日,病人出现昏迷;几天之后,也就是12月18日,我老伴还是去世了。”杨啸说。
    从谈判到起诉
    2004年2月下旬,杨啸妻子去世已经两个月,突然有朋友告诉他,在王振国的网站上,看到了他写给王振国的信和那首藏头诗。 
    杨啸打开电脑上网一看,朋友的话果然不错。
    “那上面的醒目标题竟然是: ‘我们活了——最新病例展示’。”杨啸说。
    杨啸当即给王振国写了一封信,用特快专递发给他。信上说:“这严重侵害了我的名誉权,严重地伤害了我的声誉和人格。”
    杨啸在信中提出了三条要求:(一)把各网站.卜这方面的材料立即撤消;(二)公开赔礼道歉,说明真实情况;(三)赔偿遭受侵权的各项损失。否则,将诉诸法律。
    接到杨啸的信后,王振国首先表示自己对藏头诗、信和其它作品上网一事毫不知情,然后派集团的一个副总裁来给杨啸“道歉”。 
    “来的人名叫顾春秋,是一个转业的大校,这个人名义上是来赔礼道歉,后来话不投机,他就开始发火。” 杨啸告诉本刊记者,顾春秋说,王振国是代表,户华民族的,日本人跟他打官司都没能把他怎么样,你想告倒他也不可能;工振同的人品非常好,你这样跟他对抗下去,你的人品就值得考虑。
    第一次“道歉”就这样不欢而散。
    又过了些天,3月13日下午,振国集团又派来了一位女士,自称是振国集团的“总裁助理”。她没有名片,只是说自己名叫彭玉玮。
    彭玉玮在听了一遍第一次谈判的两个小时录音后,要求把录音和所有材料都复制一份,以便带回去给振国集团董事会了解情况。杨啸答应了。
    但当天晚上,内蒙古自治区司法界的一位老同志到杨啸家来,听说此事,对彭玉玮的真实身份表示怀疑。杨啸在上网查对后发现,原来这位彭玉玮是振国集团的法律顾问,她还是吉林市圣力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吉林市女律师委员会主任。
    第二天下午,彭玉玮再次来到杨啸家拿材料,杨啸表示,鉴于对方的不诚信,不能把材料给她。
    此后直到5月中旬,振国集团再没有来找杨啸。杨啸最终向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起诉。
    然而,8月10日,法院并没有按预定计划开庭审理此案。  
    据杨啸介绍,没有开庭的原因是振国集团对管辖权提出了异议,说自己是香港和吉林通化的企业,而杨啸是在呼和浩特起诉了他。
    呼市中级人民法院目前正在处理这桩官司。杨啸委托的律师表示,被告提出管辖权异议,是在有意拖延时间。
    王振国其人
    打开“振国肿瘤防治中心”网页,跃人眼帘的是王振国一个个令人瞩目的头衔和荣誉:
    1989年,第38届尤里卡世界发明最高个人研究奖、将军勋章、骑士勋章;
    1990年,首届中国—卜大杰出青年;享受政府津贴的国家有突㈩贡献的中青年专家(编者注:经证实,他成为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是在1 994年);
    1991年,全国自学成才优秀人物;
    1992年,中国优秀民办科技实业家;
    1994年,广东省优秀民营科技实业家; 
    1999年,吉林省特级劳模;
    2000年,全国自学成才十大标兵;美国2000年医学贡献成就大奖;
    2001年,中国民营科技协会“开拓奖”;
    2002年,第30届美国癌症药物大奖;
    2002年癌症成就金奖;
    王还担任国际癌病康复协会会长、珠海市癌病康复协会会长、珠海市振国医药科学研究所所长、北京振国肿瘤研究中心主任、广州中医药大学客座教授、通化长白山药物研究所研究员等职务。  
   这所有的光环,都离不开王创下的两个惊人数据——按照他在媒体上做的宣传,十多年中,他的“天仙系列”抗癌药物为全世界70多个国家300多万病人进行了治疗;药物治疗癌症的有效率达到80%左右,远远高于国际医学界目前普遍认可的、最好的有效率水平(30%左右)。
    所谓的治癌新纪元
    在王振国主编的《战胜癌症--100位癌症患者奋斗汜》一书的前言中这样写道:“天仙冲击疗法推动厂癌症治疗的历史进程,翻开了癌症治疗的新纪元,具有划时代的重大意义,是中医中药治疗肿瘤的重大突破。” 
   纪小龙,叶,国武警总医院病理室主任,曾用“天仙”系列药做过动物试验。
    “十年前,有病人来找我,说王振国宣传的天仙系列产品怎么好。后来我去了光明医院,那是一个部队的小医院,王振国承包了其中的一层,有七八间房子。我买了一些他们用的天仙系列药回来,然后做动物试验,把癌细胞注射到小白鼠体内,上班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小白鼠喂天仙系列的药,不到两个星期,不喂药的小白鼠癌细胞扩散,都死了,而喂药的 小白鼠也都死厂,证明这些药没有效果。”纪小龙说。
    据纪小龙教授介绍,世界卫生组织有统一的结论,目前世界上对于恶性肿瘤,包括中医西医,只有1/3的恶性肿瘤能治愈(包括早、中、晚期病例),有1/3可以改善,还有1/3是毫无希望的。这是医疗界公认的结论。
    “如果有人说某—种方法或某一种药物,尤其是用纯粹的中医和中药,治疗恶性肿瘤的效果大大超过这个基本的评估,就目前来说是完全不可信的。”纪小龙说。  
    纪小龙曾根据中医两千多年来治疗肿瘤的记载,包括经典的中医古书与民间的偏方验方,收集过1000多种药物。他期望在病人身上得到明确效果一一给药后肿瘤明显变小,癌细胞死亡,但最终没有得到这个结果。
    “很多肿瘤研究者,包括中国肿瘤研究的权威、研究肿瘤内科的中科院院士孙燕,几十年来一直在做中医治疗癌症的研究,收治的病人都是用中医方法来辅助化疗,但至今也没有拿出一种大多数癌症病人用了都有效的中药。”纪小龙说。
    “抗癌英雄”这样产生
    “天仙液”治疗对杨啸的妻子没能起到作用,让杨啸对曾经拜读多遍的《战胜癌症——100位癌症患者奋斗记》一书产生了疑问。事实上,这100位“战胜癌症”的病例中,至少已经有相当一部分人因癌症而死去了。 
    本刊记者根据该书留下的联系方式,随机调查了其中几位“抗癌英雄”,如149页描写的患者童象炳。接电话的是他的妻子一一童象炳已经在王振国这本书出版后不久就病故了。其他的许多人,按照书上提供的线索去找,均未找到。
    根据童象炳妻子的介绍,童在2000年1月24日检查出患有膀胱癌。3月开始做化疗。化疗期间,看到了王振国的宣传书,“书里都是得了癌症的人出来讲,我们当然相信了。他在贵阳有个办事处,我们5月份去,开始吃他的药,但效果不怎么好;11月(他们从)北京派来了专家,说要用冲击疗法,加大剂量,用白花蛇舌草输液。一个疗程一个月,就要4500元。” 童象炳的妻子说。
    用药后的效果,书里的描写是:“3个疗程后,B超复查,膀胱病灶缩小于……2001年3月6日,治疗9个疗程后,又进行B超检查:膀胱壁未见增厚表现,原病灶已消失……” 
    事实情况却是:2001年3月6日,童象炳做B超日寸的确发现膀胱壁变薄了,膀胱癌小了,但他同时也在做放疗和化疗。5月,王振国到贵阳来,对童象炳说:“你捡了一条命,你好了,没事了。”但6月,童象炳开始咳嗽,检查发现是肺癌(无法确定是原发性还是转移)。
    “—直输他的白花蛇舌草,肺癌却越长越大,胸腔开始积水,2001年12月15日,我老伴就走了。”童妻说。 
    童象炳是怎样成为书中的“抗癌英雄”的呢?童妻说出了其中原委:“在接受冲击疗法期间,振国集团贵阳办事处的人告诉我们,如果你的病情有所好转就跟他们说,因为他们总部在评‘十佳抗癌英雄’,评上后可以免费提供药。我想能免费吃最好,因为太贵了,所以就让他们报上去了。” 
    这本书和王振国后来出的《战胜癌症——300位癌症患者奋斗记》里面描述的绝大部分病例,实际情况都大同小异:在用王的药物同时或之前,患者基本上都接受化疗和放疗。
    如此论文,如此认证。
    王振国有一本被一些报刊宣传文章称为癌症研究“经典之作”的书——朋中瘤防治与康复》,书中附加了不少论文和检测报告。其中,有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的一篇论文,内容是检验“天仙1号”的抗氧化效果,署名专家是赵保路和忻文娟教授。
    记者找到了这两名教授,但忻文娟和赵保路都明确表示,从来没听说过王振国这个人,也没听说过这种药物。
    忻文娟的学生、实验师侯京武说:“我们所做过的实验报告一般都是由我负责排版和打印。这个实验报告的排版格式不是我们所的风格,而且原则—亡,这种实验报告如果公开发表,必须经过原作者的同意。” 
    书中列出的其他做鉴定的机构一一“美国华盛顿首都大学”、“美国FRC生物医学研究中心”、“台北FRC自由基研究中心”、“国立癌症防治中心”等等,记者通过正常途径均查不到这些机构,接受记者采访的多名医学专家也表示不曾听说过。
    据旅居美国的中国学者方舟子调查发现,所谓“华盛顿首都大学”是一所没有经过认证的非正规大学,而“美国FRC生物医学研究中心”则不在美国,是在台湾。而以“FRC生物医学研究中心”或“FRC自由基研究中心”名义的论文,只出现在“天仙”抗癌药的宣传文章:户,在生物医生论文数据库Medline里却找不到,这意味着这篇论文也许没有正式发表过。
    一家媒体对王振国的一篇宣传文章中曾经写道:“台湾岛的癌症患者中现在流传一句话:‘没用过王振国发明的药,就等于没有治疗到家。’目前,‘天仙’系列抗癌药在台湾有300多家连锁店出售。”  
    但事实上,据方舟子调查,近几年,台湾“行政院”卫生署三令五申取缔、处罚“天仙液”广告,将其列为违规宣称疗效、夸大不实的产品;台湾的两家主流报纸也曾因为刊登“天仙液”的广告而受到处罚。
    惊人的药费
    在一些宣传王振国的文章中,不止一次提到:“让百姓能够吃得起抗癌良药,是王振国办企业的出发点和落脚点。王振国坚持在药品销售中合弃中间环节,直接在全国各地联办、自办医院或门诊部,还经常免费巡回义诊。”  
    然而实际上,接受记者采访的多名患者和专家表示,王振国的治疗是昂贵的。
    “我老伴吃他的药,一年多一点时间,花了近4万元人民币,用‘冲击疗法’后更贵,每天用10盒共60支药,一天就是300块钱。”杨啸说,王振国在呼和浩特卖药不开发票,也只是开个收据。
    据病故者童象炳的妻子说,他们同样吃了一年多的药,花丁大约7万元。
    还有更贵的。浙江省洞头县一个病人,2003年9月份开始,在上海接受“冲击疗法”,50天共花费近5万元,但病人还是去世了。“治疗费用很高,却没有看到效果。”病人的丈人、现任洞头县人大助理调研员的邱国鹰告诉本刊记者。
    上海振国医院一位负责人的话证实了治疗费用的金额:“每个月大概花费四五千元,治好需要一年左右。—般大概要花四五万元。” 
    如此昂贵的“天仙”药物,其成本如何,患者和记者都很难了解到。记者采访时,广安门医院肿瘤科一位专家说,他的一个病人告诉他,在王振同的医院打——种注射液,一个疗程要3000元钱。“但其实那种药一支成本也就几毛钱,”这位专家说。
    在今年7月份一家网站刊发的一篇宣传报道中,声称王振国的系列抗癌药物已经被70多个国家的300多万患者使用,如果这个数据属实,每个患者花费以朱宝宽所说的一一四五万元计算,王振国起家的这十几年,其收入显然是一个惊人的庞大数字了。
    近期,王振国又连续在北京、上海、广东等地分别投资上亿元,修建医院。振国集团一名员工向本刊记者透露,他们准备从“散兵游勇式的门诊”为主的做法,走向“正规军集团作战”。
    振国事业的成功,起决定作用的是他最初的“三步”:争取和通过“七五”攻关项目;获得“尤里卡奖”;当选首届“十大杰出青年”。
    “第一桶金”如何获得
    1986年,王振国的“研究项目”通过国家“’七五”攻关项目审批,这最终使“天仙胶囊”成为小国第一个经国家批准的抗肿瘤中成药。
    中国中医研究院广安门医院的两位肿瘤治疗专家,参与了当年帮助王振国申报“七五”攻关项目的工作,其中一位还是王振国项目申请成功后参与研究的专家之一。他们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均表示,对王振国和他的药物背景很清楚,但由于可以理解的原因,他们要求隐去姓名。
    根据这两位专家的介绍,王振国在研制出天仙胶囊以后,找到在国家科委工作的一个通化同乡,这个人正负责国家五年科技攻关计划。王振国说,自己的药抗癌效果特别好,想要争取国家科研课题。
    这位同乡表示愿意帮王振国促成此事。按照常规,一个国家级的科研课题,要求研究单位具备一定的实力和基础。由于王振国当时不具备副主任医师以上职称,不符合申报条件,必须另想办法——让别人来替他申报,而他作为主要研究人之一参与。
    当时,广安门医院有两个要申报“七五”攻关的项日。科委方面便有人“传话”,要求这两个项目的课题组把“天仙胶囊”项目—起送交审批,否则另外两个项门可能批不下来,它意味着50万元的科研经费。
    “那是1986年,50万的经费对我们来说是大数日。我们只好连带着把王振国的药也申报了,于是我们医院三个课题(包括天仙胶囊),都批下来了。”这两位专家说。
    一句话通过的鉴定
    课题建立以后,广安门医院对天仙胶囊进行了大约60例临床验证,结果:没有—例有效。
    后来王振国组织全国几十家医院临床验证。这一次,一些地方报上来的疗效非常好。但接受采访的两位专家说:“整个临床验证是王振国组织的,没有人去复核材料,地方材料只是报亡来给我们看看而已。”
    这两位参与鉴定的专家说:即使这样,后来鉴定会上汇总的有效率也只是3.2%。按药物审批有关规定,有效率达不到8%,只能视为治疗肿瘤的辅助用药,而不能作为治疗用药,国家也不能批准生产文号。
    “但科委的人说,就让它通过鉴定吧。谁敢不同意?科委掌管着我们科研经费的审批下发。那时候,参与鉴定的专家是由被鉴定者自己请的,需要报批,但不需要国家指定。”其中一位专家说。  
    “天仙胶囊”最终通过了鉴定,获得了生产批号,成为《药政法》实施后第一个经国家批准(由药监局等审批)的抗肿瘤中成药。
    “后来很多药审专家一直为这事责问我们,说比它好的药都拿不到批号,这药反而能拿到批号?其实我们也不知道它是怎么通过审批的,我们医院没有人参加审批。”参与鉴定的专家对于药的效果虽然清楚,可是他们无权参与生产批号的审批。
    “王振国拿到批号后,马上开始拍电视,做宣传,把3.2%的有效率变成80%,开新闻发布会,还打算到国外去宣传。当时我们的肿瘤科主任余桂清说,这个事情搞大了,坏了,我曾经和余主任上各个大使馆去解释,但王打着中医研究院的牌子宣传,根本没人管,很快从国内传到东南亚,甚至到了美国。”接受采访的一位专家说。
    “尤里卡勋章”价值几何?
    成功通过“七五”攻关项目鉴定之后,王振国走出了更为重要的一步:参加在比利时举行的“尤里卡世界发明博览会”。他众多耀眼的光环,都是从在这次博览会获奖开始的。其网站对王个人的介绍中,有这样一段话:
    “1989年第38届尤里卡世界发明博览会上,王振国以他发明的抗癌新药‘天仙丸’荣获‘世界发明最高个人研究奖、’‘将军勋章’、‘骑士勋章’和‘比利时王国荣誉奖牌’,这是我国自参加尤里卡评奖以来首次获得的最高荣誉。” 
    在其他媒体对王振国个人所做的诸多宣传,几乎无一例外地都提到这件事。那么,“尤里卡世界发明博览会”究竟是怎样一个会议呢?它所颁发的“世界发明最高个人研究奖、”“将军勋章”、“骑士勋章”和“比利时王国荣誉奖牌”究竟有多大分量?  
    “我们的博览会就是一个商业展览会,在学术界不会得到承认”。 “尤里卡世界发明博览会”常务董事弗洛朗·戈丁(FlorentGodin)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只要注册、填表、付展位费、带展品来就可以参加展览,然后就可以获奖、得到各种勋章。交的钱越多,可以展览的项目也就越多,获取的奖项也相应就越多。”  
   至于像王振国参展的这些药物,弗洛朗·戈丁说,参展者应出示一系列研究结果和统计数据,但实际上这些统计数据等材料也是参展者提供的,专家不可能对药品进行现场验证来检验其效果,“如果参展者作弊的话,显然我们永远不会知道。” 
    但这样一个连“尤里卡世界发明博览会”常务董事都认为是没有学术价值的奖项,却被国内许多媒体宣称为中国科学家“有史以来获得的最高荣誉”,并且让国内众多有权授予奖励和荣誉的正式机构摸不着头脑。王振国一炮打响,次年就荣登“首届中国十大杰出青年”的行列。
    “根据资料,王振国的确是首届中国十大杰出青年之一,和他同时当选的还有著名围棋国手聂卫平等人,”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一位负责人告诉本刊记者。但对于他当选的原由,他没有提供答案,只说,最初十大杰出青年主要是由群众投票表决产生的。 
    此后王振国的事业越来越顺畅。1990年获得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称号,1994年获享受政府津贴专家的荣誉,之后进一步获得“全国自学成才优秀人物”、“全国自学成才十大标兵”等称号。
    2001年,王振国获得中国民营科技协会“开拓奖”。同年,被聘为广州中医药大学的客座教授,并设立、资助了该校—年一度的“振国杯”论文大奖。  
    现在,“振国药业抗癌新药”项目又被列入国家863汁划,而且,在国家科技部关于“十五”国家重大科技专项的网站上,介绍“国家高新技术企业振国药业”及其“科研带头人王振国研究员”的水平时,依然把尤里卡的“将军勋章”和“骑士勋章”作为主要标志之—。  
    欺诈犯颁发的世界大奖
    2002年,王振国走向了美国“科学界”。 
    2002年5月30日,一家权威网站发了一篇题为“抗癌药物专家:王振国获美国两项研究奖”的报道,其中写道:“5月19日,在风景秀丽的通化湾湾川‘振国药业’药用植物园82岁的美国医学博士、世界知名医学专家郝思德向王振国颁发了2002年癌症成就金奖;美国癌症生物协会副总裁,美国癌症治疗协会总裁考西尼欧向王振国颁发厂第30届美国癌症药物大奖。”  
    文章还强调,“这是美国该奖项第一次向中国人发奖。” 
    “82岁的美同医学博士、世界知名医学专家郝思德”是什么人?据旅居美国的中国学者方舟子调查,郝思德全名是:Bruce W,Halstead。1985年,美国加州政府控告他打着治疗癌症的名义进行欺诈,犯下24项罪行,他在上诉失败后,被判处入狱32个月,并剥夺其行医执照。 
    有趣的是,警方忘了抓他坐牢。直到1996年,他作为专家证人出庭作证(其本行是海洋毒物学),被加州桔县的检察官认出。1997年2月,他被送往监狱服刑。法庭考虑到他已是77岁老人,减轻刑期,于当年5月12日释放。有关他的事迹在1997年4月12日的《洛杉矶时报》BI&6版有过报道。
    方舟子调查了解到,所谓“2002年癌症成就金奖”,从奖状照片上看,是由“世界生命研究所”(World LifeResearch lnstitute)颁发的,这个研究所是郝思德在1959年自己成立的机构,当年美国政府控告他,就是说他通过该机构行骗。
    另一个“第30届美国癌症药物大奖”,其颁发机构是“癌症控制学会”(CancerControl Society),这是1973在美国成立的一个“另类医学”机构。所渭“另类医学”,方舟子解释说,就是被主流医学界排斥在外的江湖医术。
    另一个“第30届美国癌症药物大奖”,其颁发机构是“癌症控制学会”(CalicerControl Society),这是1973在美国成立的一个“另类医学”机构。所谓“另类医学”,方舟广解释说,就是被主流医学界排斥在外的江湖医术。
    在王振国的宣传资料里,他还获得过“美国2000年医学贡献成就大奖”,根据奖状照片,颁奖机构是“另类癌症治疗基金会”(Foundation For AlternatiVC CancerTreatments),也是一个“另类医学”机构。方舟子说,美国由于结礼自由,有无数这样的“机构”。 
    王振国另一个听起来相当显赫、也是他自己十分看重的头衔——在他所有头衔,总是把这个放在第一位——就是“国际癌病康复协会会长”,它使得王振国似乎成为“国际抗癌界”有相当地位的人物。 
    “同际癌病康复协会”究竟是怎么]叫事呢?——国内众多接受本刊记者采访的癌症研究专家部表示,没有听说过这个组织。事实上本刊调查了解到,它是由王振国自己组织,在同样有结社自由的香港成立的(振国实业集团的介绍资料中承认,“与中日飞达联合有限公司在香港联合成立国际癌病康复协会”)。“同际癌病康复协会”名称听上去像是个学术机构,其实是一家商业公司。 
    谁造就了眩目的光环
    不管是来自国外的假头衔,还是国内机构颁发的真荣誉,这些让人目眩的光环在癌症患者面前,都具有相当的号召力。
    中国中医研究院一位接受本刊记者采访的肿瘤研究专家说,要发现王振国的“医术”和药物疗效的实际情况很容易:任意一家正规医院的肿瘤科医生,都可以根据他的宣传提出质疑。那些授予他荣誉的政府机构,只要打几个电话咨询一下业内专家,就可以避免唐突的判断。  
    但事实却是,王振国的项目最初进入“七五”攻关汁划,就是在专家实验证明其“药品无效”的情况下通过鉴定的。
    在药品审批管理方面,“国家也没有对以往错误评选或者鉴定的纠错机制。即使以后发现当时错了,以前被批准的项目(药物) 一般也会被永久地默认其有效。” 
    同时,很多患者家属都表示,他们没有听从地方正规医院肿瘤医生的劝告而相信王振国,是觉得电视台,尤其是中央级电视台要比一家地方小医院值得信赖。  
    在“神医”夺目的光环及言之凿凿的疗效宣传攻击下,患者早已无所适从。
    我的一名亲属曾经在王振国处诊治过5个多月,花了近7万元购买“天仙”系列药物,结果却是癌细胞不仅没有得到控制,还广泛转移,最终去世。而剩下的1万多元没有吃完的“天仙”对方却说什么不给退药。我偶然在《中国新闻周刊》上看到这则报道,真是对我有非常大的震撼!要是早点看到,看清王振国等一帮人的真实情况,至少也不至于花这么多冤枉钱啊!!!

分享到:
文章评论
现在有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石墩化身QQ表情包,济南的冬天也可以这么萌 2016中国10大最具幸福感城市出炉,第一名竟然是... 山东竟有15个两千年不改名的古县 青岛这个县雄踞榜首

  阅读排行
2016中国10大最具幸福感城市出炉,第一名竟然是... 万科生态城商业欺诈,买房憋屈者顶起来 青岛上空昨晚出现UFO?不少市民目睹神奇一幕

友情链接
中国新闻网 光明网 大众网 前程无忧 舜网 鲁网 青岛大众网 猫扑青岛
中国黄淮网 台东镇 凤凰网青岛 半岛网        
版权信息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声明 | 我要投稿 | 招聘启事 | 顶部广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