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经济网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书画艺苑 >> 财智生活 >> 阅读文章
  书画艺苑 >>

莫言谈新作 写戏曲有报恩心理 写诗带着游戏心态


来源:文化有腔调 企鹅号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5-15 09:21:39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作家莫言,5月13日在北京师范大学谈到自己近期发表的一批戏曲剧本、诗歌、短篇小说等新作时表示,“希望通过多种文体的尝试,使自己的小说写作变得更丰富一点”。?

  莫言是在“高密东北乡的归去来辞——莫言新作研讨会”上做出上述发言的。该活动也是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写作中心成立五周年系列文学活动之一,包括李敬泽、施战军等著名批评家,余华、苏童、格非、欧阳江河等著名作家都参加了会议。?

  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写作中心主任、作家莫言。

  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五年之后,莫言从去年开始,才陆续在《人民文学》《收获》《十月》等文学杂志上开始发表新作,包括诗歌、戏曲剧本、短篇小说等。?

  当天在听取了各位批评家的意见之后,莫言就自己的这批新作发言,腾讯文化摘编部分内容如下,小标题为编者所加。?

  我一直欢迎批评,这个胸怀还是有的?

  我一直是欢迎批评的作家,从来没有听到一点说自己作品不好(的话)就暴跳如雷,这些胸怀还是有的。当年我们跟余华在一起探讨那么多,也是直来直去的,我们互相之间也没有谁把谁的作品捧到天上,大家真的是直言不讳地讨论作品。

  总之我想一个作家的创作确实是跟批评家不能分的,很多作家新作里面包含批评家非常合理的建议。也许这个批评家讲了一个小时,其中一句话让我突然感觉到脑子里电光一闪,他的长篇大论批评文章里只有两句话一下子给我灵感的触发,这有可能使我的创作呈现新的面貌,这在我的创作经验当中是很多的。?

  今天大家的发言对我的启发非常大,对我这个年纪的老作家来讲,尤其当着面确实不好意思把话说得过分尖锐,我们应该善于从表扬的话语里面听到大家委婉的批评。?

  谈新小说:还是写故乡为主?

  我认为作家的写作要完全摆脱过去确实是最大的困难,我们经常说一个人要超越别人比较容易,要超越自己十分困难。

  我这批小说当然还是以写故乡为主。尽管试图跟故乡生活产生一种距离,但是因为你已经是一个跟过去的生活有千丝万缕联系的人,所以即便你试图写昨天,写今天下午,历史对你造成的影响还是难以摆脱的。这个也未必是坏事。我想任何当代史都是历史,任何现代史都是从历史一步一步发展过来的,所以这样一种写法也应该是顺其自然,没有必要彻底摆脱旧我。(想)以全新的面貌出现在大家面前,恐怕再努力也是徒劳的。?

  谈戏剧:首先是有一种感恩报恩的心理动机?

  关于戏剧,刚才(徐)则臣讲如果想立刻搬上舞台,最好写话剧。因为话剧现在还是比较火的,观众也比较多。话剧当然跟作家小说创作的关系更加密切。但是戏曲,尤其是地方戏曲有一点出力不讨好。现在每个地方的剧种,尤其小剧种,他们的演出顶多串街走巷,好多演员能唱歌的唱歌去了,能跳舞的跳舞去了,能演电视剧的就演电视剧了,坚持在地方戏曲舞台上的基本都是一些老演员和一些业余的演员。但毫无疑问这样一种民间艺术形式,它的生命力又是很顽强的,不管它能不能挣到钱,还是有人喜欢,还是有人在唱、在演。尤其在民间,好多老人,你给他唱流行歌曲他听不进去,但是一唱我们家乡的茂腔就很感动,立刻跟过去的生活勾连起来,立刻想到童年。甚至青年时期很多很沉重的事件,很沉重的一些记忆,都通过这么一种旋律(重新)出现了。

  刚才讲到声音的问题。我们传统文化包括各个方面,有文字形成的文化,有口头传承的文化,口头传承的文化里面包括唱词的文化,所以有时候民间的历史、民间的文化不是写出来的,是唱出来的,当然也有的是说出来的。我写民间戏曲,第一是有一种感恩报恩的心理动机,因为从这种戏曲里面得益太多。没有茂腔也就没有我的小说《檀香刑》,也就没有《透明的红萝卜》里面那种押韵的句子,也包括我所有的打油诗。京剧里面的唱词要讲究调性,讲究平仄,但是地方戏曲不太讲究,尤其山东的地方戏。山东人讲不好普通话,主要原因是第二声和第三声分不开,我们可能平声和去声能听出来,但是阴平和阳平我们分不清楚,所以很多地方戏里面没有二声、三声。这样一种写法也是对作家语言的一种训练。作家语言风格的形成是非常值得分析的大的题目。为什么我会用这样的语言写作,而不用那样的语言写作。尽管江苏作家、浙江作家也是用普通话写作,但是他们的普通话,跟我这个小说的普通话写作,里面肯定都有故乡乡土语言的影响在内。这个乡土语言是需要驯化的。好的文学语言里面必定包含很多被作家驯化了的乡土语言,包括《繁花》这类小说里面有大量的这类方言。作家如果想对语言做出一点贡献的话,对民族语言做出贡献的话,(应该)试图把方言土语驯化成让中国人都能看懂(的语言)。既然大家都能看懂,它就变成普通话当中的一部分,这样的话这个作家也就为丰富民族语言做出了某种程度的贡献。?

  高密东北乡的归去来辞——莫言新作研讨会。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写作中心供图

  关于诗歌:写诗是为了更好地读懂别人的诗?

  对于写诗歌,确实带着三分游戏的心态,甚至是五分游戏的心态。我跟(张)清华在春节前也做了很长时间的对谈。我也非常坦诚地说了,我写所谓的现代白话诗歌,就是为了更好地读懂别人写的诗。像朦胧诗时代,八十年代那些诗人,北岛、舒婷、江河他们写的诗我还是能看懂,越往后的诗歌我越看不懂,为什么看不懂?我觉得这个意思是不连贯的,好像是语言自身的繁殖。读某些人诗歌的时候感觉不是诗人在写诗,而是诗在写诗。第一句话不断往后繁衍,细胞分裂一样,由第一句分裂出第二句,第二句把第三句分裂出来,这是语言的自我繁殖和自我分裂,然后形成一首诗,自然就看不懂。我也在写诗的过程当中体会到这种语言自我繁殖,有了这样的经验我再回头看他们的诗就看懂了。看不懂就是看懂了。当然这样说是对诗人的大不敬。我是从谦虚的观点立场出发来学习一些诗,这种游戏也到此为止,诗人们也不要太在意。小说家也来写诗,说明诗的高贵和巨大的吸引力。我们写小说的从来没有批评诗人写小说,而且我们还是很高兴,很多优秀的小说家都是从写诗开始的。也有人在诗界有了很大的名声然后写小说,我们也感觉到很高兴。?

  总而言之,我想一个从事写作的人,在多种文体之间多进行一些尝试,然后回归到他本行的写作里面去,肯定有一定程度的促进和提升。我无论怎么写诗,人家不会说我是诗人,还是会说我是小说家。我无论写多少大家也不会说我是戏剧家,尽管我确实有成为一个剧作家的梦想,但是真正戏剧界肯定不会接受我的。不接受我,我也要写。如果我为了写小说来写戏剧、写诗歌,这是为了更好地写小说,他们也不高兴。我希望还是通过多种文体的尝试,使自己的小说写作变得更丰富一点,没有丝毫对诗歌或者话剧、戏剧贬低的意思。语言艺术本来就是触类旁通,没有高低贵贱之分,都可以跨行来尝试。

分享到:
文章评论
现在有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世界野生动物摄影大赛结果出炉  “石磊、路世明崂山书画展”在荣宝斋青岛分店开幕 著名书法家———徐茂全

  阅读排行
著名书法家———徐茂全 世界野生动物摄影大赛结果出炉  “石磊、路世明崂山书画展”在荣宝斋青岛分店开幕

友情链接
中国新闻网 光明网 大众网 前程无忧 舜网 鲁网 青岛大众网 猫扑青岛
中国黄淮网 台东镇 凤凰网青岛 半岛网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声明 | 我要投稿 | 招聘启事 | 顶部广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