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经济网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娱乐 >> 财智生活 >> 休闲时尚 >> 阅读文章
  休闲时尚 >>

知识分子黄渤的“一出好戏”


来源:娱乐资本论 企鹅号    作者:斯塔西    发布时间:2018-08-14 13:49:30
知识|识分|分子|子黄|黄渤|渤的|的“|“一|一出|出好|好戏|戏”
            就在今天,《一出好戏》突破6亿大关之时,微博名为“炅灵子Bess”的网友实名举报黄渤导演的《一出好戏》抄袭她的作品《男人危机》!

该网友本名于梦媛。她列出了证据为:2013年的《男人危机》拍摄许可证,以及《男人危机》与《一出好戏》故事类型、核心创意、主要人物等故事架构的对比,还宣称曾邀请过黄渤参演,并给黄渤发过剧本。

目前,黄渤工作室和《一出好戏》片方并未做官方回应。吃瓜群众普遍表示,还是信得过黄渤人品。但当初黄渤说要拍电影的时候,很多人第一反应是:该不会是第二部《泰囧》吧?或者《大闹天竺》了。

结果这部处女作《一出好戏》正式亮相后,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

各大公号开始了花式夸赞电影内涵大赛,电影被贴上“现代寓言”、“魔幻现实主义”、“人类社会进化史”等标签,对标《蝇王》《荒岛求生》《欢迎来到东莫村》等经典电影。

而大家对于黄渤的讨论,一瞬间上升到金棕榈大师“是枝裕和”的待遇,颠覆了所有对黄渤持有草根底层印象的观众认识。“民兵葛二蛋”、“农民牛二”、“屌丝黄达”、“盗贼黑皮”、“青岛贵妇”居然拍出了一部有观众门槛的内涵电影,打入了高知观众层。

 

据说《一出好戏》在找投资的时候,被某资方拒绝的理由是:黄渤只要拍不符合人设的电影就有很大风险,比如《记忆大师》中的小说家角色。

圈内人尽皆知黄渤情商高,但是情商高,会讲话,更多的指涉是世故的一面,与电影中庞大的社会隐喻思考无法直接等同。因为揭露社会本质性问题、拥有批判性意识的电影,归根结底更符合精英知识分子的人设。

如今看来,《一出好戏》怕是要重新定义黄渤的人设。

 

走出知识分子家庭

黄渤出生于标准的知识分子家庭。

1974年文革末期,在甘肃支边的父母,生下了他。4岁时,随父母来到山东青岛,父亲成了当地农业局的一名干部,有着老派知识分子的顽固作风,而工作于计生委的母亲则是一家之主,素有“铁娘子”风范。

这种家庭出身的黄渤却有点压抑。

 

童年住在机关宿舍楼里,有着被家人称道的绘制人类基因图谱的美国组专家舅舅,黄渤从小就被父母被给予了上清华北大成才的厚望,房间挂满各种名人名言和勤奋的格言。但事与愿违,黄渤一直不怎么安分念书,除了语文其他科经常倒数,还总是给家里制造“麻烦”。

对黄渤来说,出逃压抑的家庭环境,是迟早的事。初中时候,黄渤就成了父母眼中“不务正业”的孩子,经常半夜偷偷跑去舞厅唱歌。“唱歌那种场所,尤其按那时候家长的观念,怎么可能是好地方呢?”黄渤2011年接受凤凰娱乐频道的采访时说,讲述了辍学唱歌的来龙去脉。

 

刚开始凭兴趣唱没有报酬,后来一个南方老板开了个叫“海之梦”的演出场所,黄渤第一次试探性地要了60块钱一晚上的演出费,“结果人家真给了,你知道吗?我的天哪!”黄渤溢于言表描述着第一次要价的场景,那个月演出下来,黄渤足足赚了2000块,而当时他父母的工资才300块。

黄渤故意将这笔钱全部换成零钞,拿着很厚的一叠钱往父母面前一放,像是炫耀也像是宣告独立,他具备了出走的基本条件:养活自己能力。1993年,还在念高中的黄渤不顾父母反对,辍学当驻唱歌手,彻底出走了知识分子家庭。

 

驻唱歌手解决了基本生存问题,就像在《一出好戏》里,于和伟饰演的张总酣畅淋漓的主题发言:生存问题之后就是换个活法。只不过,黄渤追求的是音乐梦而不是资本梦。黄渤先是南下广州,后又北上北漂,随着时代音乐中心的迁移而迁移。

“那个时候,眼前老有团亮光”黄渤说,“觉得广州现在音乐火,可以去那儿演演,但好像又跟自己没关系,亮光就灭了。”

90年代初,广州成了中国流行音乐的中心城市,一大批流行歌手从这里走出来,黄渤加盟一家唱片公司,火了毛宁和杨钰莹这对金童玉女,南派音乐中心的盛况似乎跟他没什么关系。

 

“再后来,火又在北京亮起来了”黄渤形容自己就像飞蛾似的,感觉哪里有火就往哪里扑。90年代末,南派音乐中心广州开始走下坡路,大量歌手纷纷北上,人气与地位大不如前。黄渤1995年就去了北京,但风水还是没有轮到他头上。他日复一日驻唱,拿着小样兜转于各家唱片公司。

“我印象特别深,去一家公司给人家递一个小样,对方都说好好好,回头再跟你联系……可是等你一出门,就扔在旁边一个小仓库里”黄渤回忆说,那段时间家里经常打电话问:“唱够了没?”不甘示弱的他还向家人许了各种未来的宏愿。

没多久,北京那团火也就灭了。“慢慢地,对自己的坚持产生了一种怀疑”黄渤说。1996年,音乐梦碎的黄渤咬住牙没回家,在姐姐资助下回青岛开了家车床工厂。不懂行、不会经营的他,又遇上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欠了债,尝尽人生百态。

“那时候,真的是经历了形形色色的人生百态。生意好的时候别人对你的态度,跟你没钱的时候那副嘴脸,真的是不一样”黄渤说。

 

成为知识分子

“我当时没搞懂一件事,导演到底是干什么的?你看哈,各司其职——编剧写完剧本,然后摄影在拍,演员在演,服装穿好衣服,化妆给化,所有拍完了,剪辑剪出来,那导演干吗?只是喊个‘开始’跟‘停’的嘛,那为什么到最后要挂上什么‘谁谁谁导演作品’,跟你有什么关系……这个莫名其妙的尊重来自于哪里?就是觉得有必要去学一下。”

这是黄渤2000年第一次拍电影的感受,管虎的《上车,走吧》开启了他学习导演之路,北京那团火被重新点燃了。

 

但导演之路并没有黄渤想象地那么好走。

2001年黄渤出演杨亚洲导演《爱情滋味》里一个劫匪,开拍前,导演看见他的时候说“这,谁让你来的呀?这不胡闹吗,这哪儿能行。角色虽然戏不多,但挺重要,怎么能乱找。”

黄渤在2010年的《杨澜访谈录》上回忆这段经历说,这些话清清楚楚地记得,他咬咬牙,坚持过来了。

此时的黄渤还正在努力考取北京电影学院,连续两年落榜后,黄渤先上了北电的进修班,边学边考,终于考上了配音系。这时,已经27岁的黄渤才一只脚踏入知识分子大门。

 

黄渤与刘亦菲是北京电影学院02级同学

作为演员的黄渤,刚入行就错过了“鲜肉”的阶段。“尽管自己不愿意承认,但其实已经步入中年演员的行列了。尤其现在不断有新人出现,市场也开始蓬勃,你隐隐约约会觉得有些责任在身上”黄渤2015年接受《易时间》的采访说。

黄渤认为现在媒体关于数字数据的讨论已经白热化,“数据好像能代表好多,都觉得它很有说服力。它的一个表现就是现在我们飞速发展,影院的发展,观众群的膨胀等等。它不是你的一己之力,它也不是电影的所有,它只是电影的其中一部分。电影除了有娱乐属性,其实还有很多其他的属性。”

肩着责任的黄渤,在好友王迅眼中,一直是一个在不断学习的演员。念电影学院的时候,分析一部经典电影,足以让研究者受益额外知识。

 

王迅和黄渤

黄渤为了自己的电影,进行了漫长的知识积累过程,他在《一出好戏》的采访中说:“里面牵扯了好多有关经济学、社会学以及哲学上的东西,有一些超出了我的知识范畴,你必须要有一定的高度,抱着俯视的态度,才能调配里边的故事,才能嬉笑怒骂,游刃有余。”

王迅在谈论黄渤学习管虎、宁浩与陈可辛的时候,更多的是技术层面。比如管虎会把所有能拍的素材都拍了。实际上,黄渤学到的不止于这些表面现象,更多的是一种思考表达方式。

 

黄渤与管虎

管虎《斗牛》《杀生》作品中悲剧小人物对抗体制与命运的主题,荒诞狂欢式的群体表现特征,以及超现实的虚构时空,《一出好戏》不仅都有呈现,还表达了新的注解。小人物马进在集权与资本社会反抗,再到他建立起乌托邦社会集体狂欢群像,只不过黄渤最后让爱情唤醒了人性的真善美。

同样,黄渤从宁浩处学来的也不止演员表演调教法,《无人区》荒无人烟的极致环境里所呈现的人性,一环套一环的弱肉强食生存法则,《一出好戏》荒岛坏境里,每个心怀鬼胎的人物。

 

黄渤与宁浩

黄渤在采访中也表达了这样的观点:“当同一公司的人们沦落到荒岛之上,所有制度都不复存在,固有等级被瞬间打破。没有领导,没有下属,每个人都会放大自己的欲望与挣扎。”

 

回归知识分子身份?

绕了一大圈,黄渤好像回到了原点。

拼命逃离知识分子家庭氛围,却又回到了知识分子式的思考。辍学追求音乐梦,后来却念了北电,拿了电影奖。黄渤说,这简直是对多少年来努力唱歌的他,一种讽刺。

黄渤比谁都懂得曲线救国的道理。王迅认为黄渤从陈可辛处学来的是浪漫,这或许就能理解《一出好戏》中舒淇饰演的姗姗,为什么会被拍得如此之美。但其实,黄渤学来的是一种妥协式的表达。

 

黄渤在采访中谈到与陈可辛的合作,“他是一个很聪明的导演,会拍电影也懂得营销自己的电影。《亲爱的》,一开始我以为是个文艺片。但他的拍法,找了一级演员的阵容,把这样的题材跟商业元素结合到一起。”

在创作《一出好戏》的过程中,黄渤一直问自己:“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是不是可以有自己的表达?”显然,陈可辛的电影为他提供了个人表达与商业元素结合的可能。

《一出好戏》将喜剧元素与现代寓言、社会批判、人性反思结合,这些元素放在一起会让影片产生多维度。

黄渤说:“并不是我来告诉观众们这里面的深意,而是观众看到什么,那就是什么。”这或许说明了,为什么《一出好戏》知识分子的说教性没有那么强烈。

《搜索》中的知识分子立场饱受诟病,陈凯歌被认为站在道德制高点,批判网络暴力,像是将《无极》的积怨表达了出来。这种情绪性的表达方式,被认为单一,且没有说服力。

 

网络舆论的理性与非理性,暴力与民意,陈述与表达,都有着复杂的缘由。为什么不能把对这种复杂性表现出来,让观众自己评判呢。

黄渤点到为止的表达,是少了几分锋芒,多了几分圆滑。

2012年,黄渤接受时光网采访时,形容自己的人生就像爬楼梯。当自己逐渐达到曾经设定的目标之后,人就会变得茫然,“我以前的目标是在10层楼,每往上攀爬一段我就会很高兴,爬到了第8层、第9层的时候,我就忍不住会想,到了第10层该干吗呢?”

然后,他意识到他需要不断地提高自己眼界和审美。“眼界和审美不会因为我演了多少部戏就有所提高,而是来自于对生活的理解、对艺术的理解、对文学的理解、对社会的理解。”

当记者进一步追问应该怎么提高自己眼界和审美时,黄渤像是打马虎眼,又像是饶有趣味地说:“自己跟自己待着,画画儿,写写歌。”

 

他在《有点意思:我的电影日记》中写道:《一出好戏》的名字换了很多版,所有名字都不足以概括他的想法。作为一名演员,可以经历很多人没有经历过的事,体验不同的人生。让人投入,也让人保持距离,更容易让人看破生命本身的荒谬。一幕幕,小到微小事件,大到家国人生,都像是一出戏。

人生愿景实现,最好的祝愿应该莫过于:“愿你有一出好戏吧。”

分享到:
文章评论
现在有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戚薇甜嫁韩欧巴李承铉4年 女儿名字藏「爱妻密码」 北京人艺话剧《玩家》再登台 展现改革开放后的变迁与坚守 知识分子黄渤的“一出好戏”

  阅读排行
珠宝设计师Lydia Courteille的鬼马设计 流行歌首屈一指的大师--左宏元 机场驱鸟犬走红 网友:戴上护目镜打扮帅炸了

友情链接
中国新闻网 光明网 大众网 前程无忧 舜网 鲁网 青岛大众网 猫扑青岛
中国黄淮网 台东镇 凤凰网青岛 半岛网        
版权信息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声明 | 我要投稿 | 招聘启事 | 顶部广告 |

-